大公網

大公報電子版
深圳到香港快遞 > 財經 > 地產 > 正文

倆中介被刑拘!“炒作學區房”徹底涼涼?

2021-07-08 10:39:35中國新聞網 作者:左宇坤
字號
放大
標準
分享
  “長遠來看,要徹底消除利用學區房投機炒作的可能,根本方法是將入學和購房脱鈎解綁。”

  “因針對北京西城區教改政策發佈煽動性信息引發羣體性聚集,涉嫌尋釁滋事,北京我愛我家2名經紀人已被刑事拘留。”近日這則消息在樓市扔下一顆“悶雷”。

  此前的7月4日,北京市西城區房管局召開工作會要求中介機構:不得以學區房為賣點發布房源;不接受價格明顯高於市場價格的委託;強化從業人員管理與培訓,嚴格落實相關規定,不得參與炒作學區房的任何活動。

  不只北京,全國多地已用行動表明“嚴禁炒作學區房”不是説説而已。“學區房永遠漲,一房解千愁”的局面,真的要結束了嗎?

 
北京市西城區一處學區房。中新網 左宇坤 攝

  巨資買的學區房,成了“開盲盒”?

  “西城房本是‘731’之後的,全都給派去了‘渣校’(即比較一般的學校),可以説這幾千萬的學區房是白買了。”北京市西城區一位家長李女士向中新網表示。

  7月4日,為期兩天的北京市西城區2021年小學入學意向填報結束。一些為了孩子入學在去年7月31日之後斥巨資買下德勝、月壇和金融街片區學區房的家長,看到的填報系統卻顯示,原本可以進的“牛小”(即優質小學)基本上都沒了學位,只能選擇其他片區的普通小學。

北京市西城區月壇片區一處學區房。中新網 左宇坤 攝

  讓西城區學前兒童家長感到頭皮發麻的“731”是什麼?這是去年西城區公佈的一條新政策,規定自2020年7月31日後,新購房家庭子女上小學不再對應登記入學劃片學校,全部以多校劃片方式在學區或相鄰學區內入學。

  通俗來説,此前,一套住房對應着一個確定的學校;多校劃片後,即使是之前高價買入的“牛校”學區房,也對應了多個學校,隨機派位。

  “斥巨資購買的‘限量VIP’也成了‘開盲盒’。”李女士説,自己認識的家長,有人在“731”之後選擇賭一把,因為之前有如果學位充足還是單校劃片方式錄取的先例,但沒想到今年西城的優質小學直接對“731”後購房者徹底關上大門。

  中介不敢提“學區”兩字,有房子降價20-30萬

  “每年的4月下旬都是入學政策公佈的時間,當年落户必須又要在5月1號之前才能趕得上入學的申請,所以學區房每年都是春節前到4月份會比較火熱。”北京市西城區一位中介稱。

  中原地產數據顯示,北京二手房市場一季度成交約52585套,成交量環比增速在30%以上,主要在於西城、海淀學區房成交量上漲。

  “有一天早上8點,我帶着客户趕在她上班前去看一處學區房。結果到了發現屋裏擠得滿滿當當,已經有5、6組人正在看房。我的客户進去大概看了一下廚房和衞生間,就直接拍板定下來了,給我也嚇一跳。”這位中介回憶道。

  近年來,受學區政策的影響,學區房市場火熱,價格屢創新高。西城區德勝、月壇和金融街片區這三大優質教育資源區域更是“頂流中的頂流”:14萬-16萬元/㎡已成均價,20萬/㎡以上的價格頻現,房價一夜之間跳漲幾十萬的消息也大多發生於此。

  但是,“現在所有中介都不敢涉及這些了,更不會提‘學區’兩個字。”某中介人士7月6日向中新網稱,今年以來,尤其是“430”之後,學區房在業內就成了“大忌”。

北京市西城區金融街片區一處學區房。中新網 左宇坤 攝

  4月30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強調,“要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、不是用來炒的定位,增加保障性租賃住房和共有產權住房供給,防止以學區房等名義炒作房價。”這也是學區房問題首次在如此高規格會議中被點名。

  有關部門屢次敲打,加上西城區執行幼升小政策的力度,多位中介人士告訴中新網,目前整個重點區域的市場觀望態度比較濃厚。

  據媒體報道,西城德勝片區有房源緊急降價,業主報價從1000萬元降至920萬元,直降80萬元。某位中介表示,目前自己手裏的房源雖未見到這麼大的跌幅,但不少之前心氣兒極高、一分錢不降的業主也略有動搖。“千萬以上的房子,浮動降20-30萬是有的。”

  曾經異常堅挺的深圳學區房價格也出現鬆動,在南山區,名為“觀海台”的樓盤房源,兩天內報價下調140萬元。在上海,因均衡教育政策出台,學區房購買者觀望心態加重,有家長“叫停”了購買計劃,準備觀望一段時間再做決定。

  學區房將徹底涼涼?

  “頂級學區房源可能確實在降,但同時因為有了搖號的概率,不少西城不那麼好的學區也趁亂漲價了。”據李女士瞭解的情況,目前是“12萬的跌到10萬,8萬的漲到10萬。”

  李女士是從北京市東城區長大的本地人,為了結婚賣了東城的學區房在大興區買了套大房子。但舒服日子沒過多久,孩子今年才2歲,她就已經在考慮如何解決小孩的上學問題。

  李女士説,鄰居2013年執意把大興區的房子賣掉換了德勝片區“老破小”,今年孩子小升初考上了北京四中,周圍人都羨慕壞了。“越等越貴啊,她買的房子2012年還是5萬/㎡,結果拖到2013年底成交漲到了8萬/㎡,不過聽説現在又翻倍了。”

  “我家附近就是一所九年一貫制學校,上學就幾分鐘路程,但大興好學校相對少,九年輕鬆了,初升高壓力就大了。”李女士説。

  “大部分家長還是覺得,無論政策怎麼變,入學就近的原則肯定錯不了,未來還是得卡落户年限,早入手早心安。”某中介人士説。

  這或許是西城學區房政策如此收緊的情況下,還有人着急“上車”原因。李女士説,自己正是因為看到了政策的波動,想着買個非重點學區的學區房,看看能不能也一起全區派位,拿個好學校的入場券。

北京市西城區金融街片區一處學區房。中新網 左宇坤 攝

  “只要學校的教學水平、升學率有高低之分,就自然會有學校的優劣之別,優質學校就會一直受追捧,學區房本身的價值邏輯就不會被打破。”有房地產行業人士認為。

  克而瑞研究中心也認為,短期來看,學區房調控如上海效果顯著,熱點學區房帶看、成交量下降。但長遠來看,要徹底消除利用學區房投機炒作的可能,根本方法是將入學和購房脱鈎解綁。

責任編輯:陳運欣

相關內容

點擊排行